发布询价单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人物访谈 > 正文

专访 | 爱啃萝卜CEO佘元博:让自主移动机器人像人一样在室内智能行走

2017-10-16 08:08 性质:转载 作者:咸菜黎 来源:高工智能未来
爱啃萝卜机器人技术(深圳)有限责任公司(简称“AICRobo”)是一家专注机器人自主移动解决方案的科技初创公司,面向服务机器人企业提供一体化的自主移动解决方案,包括机器人自主移动平台定...

  爱啃萝卜机器人技术(深圳)有限责任公司(简称“AICRobo”)是一家专注机器人自主移动解决方案的科技初创公司,面向服务机器人企业提供一体化的自主移动解决方案,包括机器人自主移动平台定制与供应和机器人应用功能集成。

  当前,AICRobo开发出了两款自主移动机器人应用产品:仓储自主运输机器人、开发版自主移动机器人。未来,该司将以机器人自主移动解决方案为基础,拓展以机器学习和计算机视觉为主的人工智能技术在服务机器人行业中的应用,加速服务机器人智能化进程。

  4月9日-11日,第五届中国电子信息博览会在深圳会展中心隆重开幕,AICRobo携以上两款产品亮相会展中心5号馆。期间,《高工机器人网》记者对AICRobo CEO佘元博进行了专访。

   爱啃萝卜CEO佘元博简介

  机器人系统架构师/CEO,软、硬、智全能,十年智能机器人开发历程,项目经验丰富,一直坚定的走在探索技术和解决问题的道路上。2005年6月-2009年7月,华中科技大学机械学院,工业工程+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双学士;2012年9月-2015年6月,南京大学计算机软件新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机器学习与数据挖掘研究所(LAMDA) 计算机技术硕士。

  以下为访谈实录:

  1、《高工机器人网》:您从何时起对机器人产生兴趣?期间有哪些机器人相关的从业经历?

  佘元博:很早就对机器人感兴趣,在就读华中科技大学期间(2005-2009年)便选择了与机器人专业接近的专业,我经常对别人说到的,对我智能机器人启蒙的是1986年的电影《霹雳5号》,现在很多和智能机器人相关的概念基本都能在里面找到原型。我在大学期间专注于做机器人技术,如机械、电子硬件、嵌入式软件与自动化控制。

  在大学毕业后工作3年,曾在武汉光谷做软件服务(通常的所说的软件外包),在一家很知名的软件外包公司做过一年,在软件创业企业做过一年,在软件创业团队也做过几个月。

  2014年,成立博达机器人技术有限责任公司,研发AICANS机器人智能移动系统,为机器人研发机构提供方案和集成服务。2015年7月来到深圳,2015年8月,成立爱啃萝卜。

  2、《高工机器人网》:公司成立前,做了哪些相应的准备?

  佘元博:我是在LAMDA研究所做“基于视觉的机器人导航”研究方向的,本科时候就是做机器人的,对服务机器人行业一直有关注和研究,知道自主移动技术的趋势和市场爆发时间点,于是2013年就成立AICRobo智能机器人技术团队,专注于做自主移动工程化系统的研发。2013年的时候根本没多少人去讨论相关技术,我们就玩一些开源的技术,把相关的一些研究信息分享出去寻找志同道合的朋友。2014年3月,因为有很多找我们做方案的单位有需求,我们就注册了一家机器人公司,以公司主体的形式向一些需求方提供技术解决方案、自主移动教学平台和相关技术支持,当时团队就3个人,销售、售后等我都做过,主要是为了方便今后做业务,“小试牛刀”后曾营收70万,为成立爱啃萝卜机器人公司打下了基础。

  也是2014年,我们开始研发AICANS系统,因为很多开源的东西效果很差,也很难集成应用。由于做硬件开发需要投入的资本太大,我们从2014到2015年底都是做纯软的研发。

  2015年底到2016年底,由于有了天使投资的介入,我们就抛弃了以前所有的业务,专注于做软硬结合的整体自主移动机器人平台。

  成立爱啃萝卜机器人公司初期是艰难的,最初注册资金为100万,大部分都是以前的营收资金,团队最初只有4人,后来壮大到23人(16名研发人员)。我们一直盯着自主移动这一个领域,我们的使命就是让移动机器人在人所生活的环境内,像人一样自由行走。

  3、《高工机器人网》:请介绍一下AICANS机器人智能移动系统的主要功能由哪些?它的适用应用对象有哪些?

  佘元博:AICANS机器人智能(自主)移动系统是公司自主研发的机器人智能移动系统,具备了机器人自主移动的核心功能,包括环境构建、自主导航(室内定位、路径规划、智能避障等),以及自然人机交互(智能跟随、语音交互等)。该系统支持各类主流传感器,提供二次开发接口,并且兼容ROS框架。未来,AICANS系统将融合先进的人工智能技术,开发成基于Linux内核的机器人操作系统。

  适用对象:酒店服务机器人、仓储运输机器人、商场导购机器人、安防巡检机器人、办公服务机器人、餐饮服务机器人、家庭陪护机器人、医疗服务机器人、机场服务机器人。

  4、《高工机器人网》:开发版自主移动机器人的功能特点有哪些?

  佘元博:用于移动机器人相关的算法开发、教学研究、竞演比赛、以及服务机器人产品的前期研发等。它不仅为开发者提供稳定完备的硬件平台,而且提供配置完善的开发环境,丰富的第三方资源和自主导航相关示例及教程,让开发者真正做到快速上手开发。

  5、《高工机器人网》:自主运输机器人是什么时候开始小批量内测?市场反馈怎样及如何应对?

  佘元博:2016年12月,我们发布第一代自主运输机器人,2016年底的时候就开始了小批量测试。在反馈好的方面是,客户们表示终于有一款机器人能帮他们解决自主移动方案,而有待提高之处的是稳定性,比如它跑10个小时,会有1-2次需要人工干预。今后,我们根据我们的经验,运用互补性更强的定位和避障技术,以及相应的工程化技术,解决机器人自主移动过程中遇到的各种问题。

  从技术到产品是有一个过程的,这个过程就是工程化的过程,尤其是对与没有先例的产品,这个工程化的过程会需要非常有经验的人才能驾驭。懂行的人说技术方案,谁都能说,但对于企业来说,一点点去解决遇到的问题,而且是用有效的手段有效地解决问题,才是构建产品竞争壁垒的关键。我们在2013年就完成了技术方案的探索,2014年开始做工程化,现在整套方案的工程化进度接近完备。

  6、《高工机器人网》:自主运输机器人能搭载多重物体?能有限“工作”多长时间?

  佘元博:它的机身重50KG,产品能搭载的重量在200KG以内,我们可以设计500KG以内载重的移动机器人。载重主要涉及电机功率、电池容量以及我们的驱动系统。我们现在开发的这款,在满载状况下,可续航8-10个小时,空载下16-20个小时,而续航时间可以定制的。

  7、《高工机器人网》:目前,公司在产品市场布局这块有哪些动作?

  佘元博:我们目前的市场团队有6人,走线下渠道,我们计划在各个应用领域找几家公司合作,我们做移动部分,他们做相应的应用功能部分。

  我们从2016年底就开始了市场布局,目前,迎宾、送餐领域的洽谈对象居多,包括医疗领域。按照我们的行业理解,首先是要有体验好的产品,这样才可能在市场中爆发出需求。

  8、《高工机器人网》:仓储移动机器人在今年会在功能上有突破么?

  佘元博:移动机器人的第二代解决方案是今年6月,会有很多功能进行提升,比如机器人观测障碍物的视野更广,更加鲁棒可靠的定位,更加灵活的控制,能预先知道哪些障碍物在哪些地方,让人感觉就是像人在室内行走。

  9、《高工机器人网》:系统软件的成熟度程度低下以及国外软件技术不开放,共同制约了国内AGV的发展与推广,电机、控制系统、传感器等核心零部件多数采用国外进口产品。在软硬件技术方面,您认为国内外的差距在哪?国内厂商如何缩小差距?

  佘元博:硬件方面。电机、驱动、控制系统等执行相关核心部件,在2014年以前,大多采用国外的,但2014年以后,国内相应的解决方案已经非常成熟地在市场上推广了,虽然在品质上没法和国外的比,但已经能够满足我们做服务机器人的需求了,所以这块在服务机器人上的应用不存在差距。传感器主要是激光雷达和RGBD摄像头这种成本比较高的传感器,我们目前还是用国外工业级的,稳定性可靠性都不错,但国内的相应传感器创业公司也陆续出来做了,预计在2017年底这块也不会存在大的差距。

  软件方面。国外好的软件系统都是不开放的,以前我们没办法站在国外巨人的肩膀上来研发我们的软件,但老外的研究机构很有分享精神,2010年以后,国外很多优秀的软件技术开放,国内很多主动去探索研究国外技术的人才,只要能力足够强,经验足够丰富,都可以学习到国外相应的技术。经过这些年的积累,陆续有一些人出来创业做自己的智能软件系统,不断把粗糙的开放技术进行重构优化,变成自己的技术方案。所以现在做智能机器人的创业公司CEO,很多都是很年轻的,因为他们有那种环境去主动接触和吸纳国外的先进技术。智能软件这块,国内外差距在缩小,目前大概只有2年左右的差距。而国内在软件层面进展最大的问题,其实是竞争环境恶劣的问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都想自己做,很难聚集到一帮有能力的人一起做。

  10、《高工机器人网》:无线供电技术得到发展,在国内虽然仍然处在实验室和使用阶段,但是,在国外已经得到应用且以德国企业为主。仓储机器人充电解决方案研究进展如何?

  佘元博:这个不是问题,对于仓储机器人来说,没必要用无线的,现在有很多AGV的充电都是接触式。无线充电难度大效率低,最大好处就是方便。对于我们这种服务机器人产品来说,没必要采用。

  11、《高工机器人网》:业内人士称,与国际同行相比,中国的智能化仓储解决方案供应商可以更好的结合中国本土仓储行业的特点,你如何看待这一观点?

  佘元博:中国的国情和国外不一样,国外地便宜人贵,国内地贵人便宜。比如说国外亚马逊的KIVA方案,在中国,你让一个1万平米的仓储企业,将10米高的货架改造成2米高,让他们现有的WMS系统全部替换成KIVA管理系统,对他们来说很难,改造成本高而且风险很大。

  12、《高工机器人网》:据悉,仓储机器人产品的单品附加值处在较低水平,对于小型电商、家电等厂家来说,将数十万元投入到搬运产品上还显得比较奢侈,从而导致市场推广较困难,如何创新推广模式,并让仓储更加智能与节约成本?

  佘元博:针对比较小的仓储,没必要用机器人解决搬运问题,每个月花4000-5000元请一个人,就能把所有事情都能解决。而我们做的是流量大的电商仓储,现在的电商仓储都是人工搬运+WMS系统管理的方式,80%的人工时间损耗都发生在了运输环节,我们解决的是让机器人代替人来做运输,我们的方案不需要改造仓储现有结构,而且能够很便捷地和仓储现有的WMS系统进行整合,投入成本低而且风险小,可以随时通过人机协作来提升仓储处理进出库的吞吐率。

  13、《高工机器人网》:对于智能仓储机器人的形状多为方形,部分采用圆形;颜色设置以橙黄色、白色、蓝色为主。您如何看待外观趋同的现象?您认为怎样的外观是兼具实用性、创新性和高大上?

  佘元博:圆形主要是两轮差速驱动方式的旋转不发生碰撞,方形则是为了美观实用,颜色方面就是产品设计师的事情了,外观还是产品设计师对产品的理解和审美,当然前提是客户的需求。其实外观方面,很难说什么样的外观才是好的,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14:《高工机器人网》:谈谈公司在3年内的战略规划。

  佘元博:今年我们会相继推出两代解决方案,将大大提升机器人自主移动的性能,以及完成各个行业的市场布局。同时,我们也会在仓储应用场景推出更加完善的产品。

  另外,公司目前正在进行首轮融资(Pre-A),计划融资1500万元,融资将用于扩充技术和市场团队,加速产品的迭代升级和市场拓展。

免责声明:尊重合法版权,反对侵权盗版,若本网有部分文字、摄影作品等侵害了您的权益,在此深表歉意,请您立即将侵权链接及侵权信息邮件至我们的版权投诉邮箱:kf@china-forklift.com,我们会尽快与您联系并解决,谢谢您的配合.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拒绝广告

相关资讯

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扫码看新闻